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旧版网站入口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民主建国会山西省委员会 >> 会员风采 >> 会员文章 >> 正文
作者:马可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59    更新时间:2015/9/14

    外祖父名叫赵济世,曾用名赵传忠、赵宝航,生于1913年,祖籍在阳泉市郊区西上庄村。外祖父年幼时,在官沟小学读书,后升入官沟五高,因家境贫寒而辍学,在地主家打短工,后在阳泉熔化厂当铆工。在官沟张家的商店学徒时,因无法忍受东家的虐待,时间不长就去东北军汤玉麟部当了兵。后又转到西北军何基沣110旅部,并随何旅长在喜峰口抗击日寇,阻止张家口一带日军的挑衅。喜峰口战斗后,到达察哈尔张家口驻西苑,为扩大抗日力量,冯玉祥、吉鸿昌与东北军一部分合并,统称西北军。这时,西北军组织一大批北平大学生、中学生和东北流亡学生成立华北察冀政务委员会军官教导团、深造班进行培训,由副军长张克侠、何基沣负责培训。外祖父改称赵宝航,负责军事事宜。1933年国民党中央军校(黄埔军校更名后的校名)在各地招生,外祖父随张克侠带领全体学员到南京报道。1934年拨归南京中央军校第九期三总队,驻南京光华门营房,张克侠任总队长,中队长是房西龄。1936年,在南京举行九期学员毕业典礼后,外祖父返回北平,被分配到宋哲元29军参谋处,任上尉参谋,继续组织军训。这时日本人已经占领东北三省,北平形势非常严峻。

    193576日,南京当局与日寇签订了《何梅协定》。当时河北省内中央军全部撤走,只留下29军孤军镇守,当时主要任务是监视日军在北平的军事活动。1937年,日寇得寸进尺,经常在北平宛平城附近挑起事端,当时日本首相会议通过了灭亡中国的基本政策,出动40万兵力侵华,每日都从东北运兵进关,海路到塘沽的日军也源源不断。外祖父所在的29军教导团根据形势决定“所有学员,不准离校,听候命令准备战斗”。

    193777日深夜,日本侵略军向我宛平县守军开火,遭到29军的坚决还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外祖父所在的29军教导团,在副军长佟麟阁将军的率领下,在北京的南苑对日寇进行了殊死的抗击,日寇投入兵力是一个半师团的步兵和三个团的炮兵,另外有空军和装甲兵配合。南苑是平原地带,29军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战前老百姓为支援部队抗击日寇,在庄稼地协助29军挖了一条一丈多宽、一丈多深的壕沟,上面用高粱秆覆盖。当日寇的坦克向29军阵地进攻的时候,29军的将士们没有重炮,就用仅有的几门高射炮平射,打击日寇的坦克和步兵。日寇气焰很嚣张,一次冲锋就出动9辆坦克,冲在前面的2辆,一辆被击中,一辆掉进老百姓挖的壕沟里。29军的战士冲上去,用手榴弹、炸药,扔在坦克上将其炸毁。战斗异常残酷激烈,日寇的进攻一次一次被击退,但是29军将士伤亡也非常惨重,在敌机的轰炸扫射下,通讯设备被炸毁,指挥处于半瘫痪状态,战斗进行到第22天时,也就是1937728日,29军副军长兼教导团团长佟麟阁在激烈的战斗中被敌机炸伤后壮烈牺牲。同一天,29132师师长赵登禹将军率部由南苑向大红门集结负重伤牺牲。一天之内,29军阵亡两名将军,情况异常严峻。主要指挥员牺牲,弹药几乎打光,又无援兵,只能撤退。紧急情况之下,外祖父与大队长冯洪国(冯玉祥之子)商量将库房内箱子里新进的德国20响驳壳枪打开,每个学员发两支,其它带不走的物品全部炸毁,绝不留给日寇。

    经过激战22个昼夜,军教导团奉命向津浦路泊头转移,进入泊头镇后,抓紧时间组织学员练习对空射击。730日,敌机出现在泊头上空,7架飞机分三组连续轮番轰炸,军教导团的学员分4组,隐蔽在民宅房顶,用步枪、机枪向敌机还击,连续4次还击,果然击落一架“九六式”重型轰炸机,机上少佐1人、大尉1人、中尉2人、曹长1人、航空兵2人全部丧命。军教导团参谋兼队长由外祖父担任,分队长王兰桥及刘增棋缴获敌人手表、护身符、照片、不锈钢饭盒、手枪、匕首,还有饼干、罐头等,战斗结束后不久,受到军部通令嘉奖。解放后,外祖父将部分战利品捐赠给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作为历史的见证展览,1995622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发给荣誉证书作为纪念。

    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命令29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宋哲元任集团军司令,其中110旅编为179师,何基沣任师长,把守大名府。随后宋哲元从179师撤走一个旅,何基沣在大名府孤军无援,力量单薄,撤退至南乐,开枪自杀未死,被卫兵送武汉养伤。冯洪国和外祖父所在的军教导团三大队退出战斗,随过家芳537团管,渡过黄河驻在武汉,军教导团驻扎在湖北荆门市。不久,外祖父提任537团副团长。

    19395月,外祖父随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以及李品仙、刘汝明将军参加抗日战争史上的随枣会战。这次会战达到了牵制和消耗敌人的目的。

    19405月,外祖父随张自忠、冯治安将军,协同孙震集团军、孙连仲集团军、王赞诸集团军、郭仟之江防军、黄琪翔集团军与日军进行了枣宜会战,历时几个月,日军一无所获,敌我双方维持原来的形势。这次会战阻止了日军向南推进的计划。在这次战役中,名将张自忠将军为掩护部队突围壮烈牺牲,时年仅49岁。

    19459月,抗日战争胜利,部队整编为77军,属国民党第三绥靖区。1946年外祖父调到孙连仲部队任师副参谋长,随部队到北平,属傅作义将军统领,北平解放时随傅将军和平起义。外祖父所在的师团整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独立88旅,此时外祖父更名赵济世,任旅参谋长。后到天津杨柳青,军委征求个人意见,外祖父自愿从事军队教育工作,经批准调到石家庄华北军事大学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年底,组建南京军事学院,外祖父调任南京军事学院基础系任教员,后任高级系教授,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1960年任南京军事学院军兵种会合作战教研室研究院。外祖父的后半生为培养人民军队的高级指挥员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曾多次受到学院表彰。1970年外祖父离职休养,1983年以副师职办理离休,安置在阳泉军分区干休所,1988年被国家授予解放金质勋章。1993年病逝,享年80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方式 | 民建山西网站一 | 民建山西网站二

版权归中国民主建国会山西省委员会所有
技术支持:龙城热线